锦瑟潇潇

=鳕鱼
♢主雷安/信白/邦信
♢懒癌晚期_(:зゝ∠)_
♢厨很多!欢迎扩列安利!!!

[雷安/变小梗]即使身体变小头脑依然会变傻

-变小梗
-雷安
-欧欧西属于我    甜饼属于你们


安迷修家的门快要被捶爆了,因为安迷修正准备去开门的时候发现门的中央几乎是往里凸的。

“安迷修!开门!”

熟悉的声音更加让安迷修控制不住那双想打爆对方头的手。

“我的门是哪儿惹到你了……”安迷修叹了口气伸手开门,“恶党你怕不是石乐……乐志……”

安迷修傻眼了。他明明听到了雷狮的声音,并且他的门也被捶得让他心疼死了,可是,门外根本看不见那个混蛋的半个影子!

“下面。”

不耐烦的语气传到安迷修耳边,安迷修下意识地低下头——一个缩小版的雷狮呼哧呼哧地抡着一把缩小版的雷神之锤。

安迷修呆呆地捏了下胳膊。“今天是愚人节吗恶党,如果是的话你是想笑死我然后来继承我这个月的饭钱吗。”

“我让你再清醒点哈!”说着雷狮上去就是一锤子毫不留情地捶着安迷修的小腿。

“哎呦疼疼疼。”安迷修弯下腰委屈地揉着红了一块的小腿,“你没开玩笑那你怎么这么小啊。”

该怎么形容呢,现在的雷狮就跟他安迷修的那根呆毛一样大,但,这只小雷狮的威力可比他的呆毛危险多了!

求怎么照顾小雷狮啊!在线等,急!


“你该不会是因为平常翘课,打架,抄作业这种事干多了遭报应了啊……”安迷修拖着下巴看着趴在酒杯口,头往里头伸的雷狮,眼看着雷狮要一头栽进去了安迷修一个激灵将他给拎了出来。

雷狮砸吧着嘴:“我没抄作业好吗!都是让卡米尔帮我做的!”然后雷狮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不满地看着安迷修。

真是苦了卡米尔了……安迷修黑着脸问:“你最近有遇到奇怪的事情吗?或者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

雷狮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拍着桌子说:“有有有!”

安迷修立马坐直了问道:“谁?”

“你啊!你看我自从和你一个班了之后,我逃课老被人举报!你说这奇怪吧,我雷大爷以前逃课谁敢举报我啊!”雷狮义正言辞道。

安迷修头上差点青筋爆出:“那是因为是我举报的。”

安迷修话刚出口一把雷神之锤便冲他飞了过来,吓得他双手接住。“正经点正经点,要不一会我去学校里头问问?”

雷狮瞥了他一眼不耐烦道:“带上我。”


安迷修感觉周围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并没有)。

雷狮正缩在安迷修衬衫左边的口袋里。

安迷修战战兢兢地走到教室坐到位子上,一只手从身后伸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安迷修你知不知道我大哥在……”

“不知道!”一听到跟雷狮有关的安迷修立马否定。千万不能让人知道雷狮变这么小了!而且对方还是卡米尔!这要是被知道了估计卡米尔还没等我解释就认为是我干的然后我就会死不瞑目的!我跳进星辰大海都洗不清了!

卡米尔愣了一下然后道:“那你要是看到我大哥了能不能和我说下,他一早上都没出现也没联系我。”

“好的。”安迷修松了口气。

“卡米尔,我在——”

雷狮的声音骤然响起,安迷修立马举起右手握拳捶着左边的衣袋:“你放心卡米尔!有消息我一定告诉你!”

“可我刚刚好像听到大哥的声音……”卡米尔欲言又止。

“我以骑士的名义向你保证!”

“好吧……”

等卡米尔走远后,雷狮暴跳如雷的声音传来:“安迷修你有病吧!你差点捶死你雷大爷了!”

“那你是想让你弟弟看到你变这么小然后捶死我吗!”安迷修压低声音咆哮。

“呵,你敢骗小孩子,你这‘骑士’白当了!”

“……”安迷修竟无言以对。师傅我对不起你……


下课了,安迷修假装若无其事地凑到金,凯莉,紫堂幻旁边。

“那个,新闻里好像提到我们附近某户人家突然变小了,是真的吗?”

“欸是嘛!”金好奇地睁大眼睛。

紫堂幻推了推眼睛道:“这种身体变小的事件以前也有发生过但是概率不大。”

“那你知道怎么解决吗?”安迷修表面看似稳如老狗实际慌得汗都要出来了。

“解决方法吗?”凯莉握着棒棒糖,意味不明地挑了挑眉,“好像要和喜欢的人亲吻来着。”

安迷修瞬间石化。

“我怎么没听过这事啊?凯莉凯莉,那要是没亲吻会怎么样啊?”金歪着头问。

“唔……好像会死的吧……”凯莉含着棒棒糖道。

安迷修僵硬地转身:“我好像还没交作业……我去交作业了……”

天台。

雷狮站在安迷修的手心,一本正经地望着他。

“你,安迷修,亲我。”

——end——

凯莉:哦忘记说了那是我看同人瞎说的。

评论 ( 7 )
热度 ( 50 )

© 锦瑟潇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