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潇潇

=鳕鱼
♢主雷安/信白/邦信
♢懒癌晚期_(:зゝ∠)_
♢厨很多!欢迎扩列安利!!!

[龙狐]

[1]
李白长耳朵了。

哦不不不,是又长了一对耳朵,一对狐耳。

“噗。”扁鹊别过头背对李白努力不让自己看到李白那对滑稽的狐耳。这么说也不对,狐耳到是挺萌的,就是配在李白那个家伙头上,就滑稽了。

“喂喂,秦越人,这耳朵还能‘治’嘛......”李白别扭地摸了摸那对凭空多出来的狐耳,一脸愁怨地看着面前再次笑场的扁鹊。

“唔......”扁鹊顿了顿,打量了下那对耸立下来的狐耳,一本正经地对李白说,“不仅那对狐耳没得救,你的脑子大概也没救了吧。恩对,是这样的。”

“滚。”

[2]
李白是真心委屈啊,多了这么对耳朵,都不敢随意出门。

秦越人那个家伙不是自称什么神医嘛,我要投诉......李白无力地依靠在院子里的一棵树边,习惯地拿下挂在腰间的酒葫芦,仰头豪饮。

“恩?”李白晃了晃手中的葫芦,不敢相信地又往葫芦里瞅了瞅,瞳中只有黑漆漆的葫壁,接着有些愠怒地把酒葫芦扔在一边。

竟然,没酒了!

没酒还怎么活下去啊...但我该怎么出去买酒啊...

李白有些颓废地坐在树下,那对狐耳无力地抖了抖。

不!我李太白一世英明怎么会败于一对狐耳!

李白悄悄咪咪地跑出院子冲向酒铺。狐耳算什么,酒更重要啊!

“哇!刚刚是韩信五杀了嘛!你看到了没啊啊啊啊!”

“恩恩!超帅啊有没有!”

李白与她们擦肩而过。听到那个名字竟有些失神,差点踉跄得摔倒。

韩信......韩重言......

[3]
他回来了!回来了!

李白脑子里有点乱,整个人都有点失了神的样子。到酒铺买了酒后付钱还差点忘记收零钱。

李白一路喝酒,踉踉跄跄地走回院子。

唔?院子里什么时候有两棵树了?不对,怎么又多出了一棵?

李白伸出手想扶住树使自己站稳,却只听到酒葫芦摔落至地的响声与酒洒出溅到手臂上的一抹冰冷,眼前不是树的重影而是那个魂牵梦绕的面孔。李白迷迷糊糊地倒在树下......

-
李白在血泊中起身,右手一挥,手中的剑便飞向一旁的残兵。

看着剩余的残兵也接二连三地倒在血泊中,李白抹过脸上的血渍,眼神冷漠地扫过地上被他杀死的敌人,脸上没有做出什么表情似乎是习以为常了。

李白眼神撇过一边的草丛,语气中带着些许冷淡甚至有些不耐烦,“还要躲到什么时候?要打就速度点。”

草丛里走出一个扎着红色高马尾的男人,双手环在胸前看着他。韩信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那个满身血痕的人,启唇道:“你是要让我趁人之危咯?”

李白眯起眼看着韩信,手中的剑指向他,不答反问道:“从我刚刚开始杀第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一路跟到这儿,难道不是也来找我打架的么?”

韩信唇角勾起一个弧度,笑道:“我看你一挑五撑不住就想来帮个忙嘛,不过你的技术确实令人佩服。在下韩重言。”

“李太白。”

“走吧,我没趁人之危的兴趣。”韩信走到李白身旁,“你的右手再用下去是要废了吧,明明刚刚被打伤还逞强用右手执剑,‘王者峡谷第一帅哥’?”韩信好笑着故作大声地强调那个小迷妹给李白起的称呼,一把抢过那把李白握着的剑,示意他把右臂撘在自己肩上。

李白眉头微皱,不语。

“行了行了,快点去秦越人那儿,我还等着你伤好了和你打一架。”

李白想张口反驳句没受伤,但这话又被他咽了回去。

李白沉默了片刻,缓缓道,

“好。”

[4]
“又去打架了啊......”

扁鹊看着韩信把遍身血痕的李白带了过来,眼神中满是“就知道耍帅又猥琐发育被追着打了吧”的表情一脸复杂地看着面前二人。

“把他放在这儿吧。”扁鹊道。

韩信把李白安置在病床上就向扁鹊点头示意离开了。

“越人......”李白躺在病床上,歪着头看向窗外喃喃道。

“怎么了啊。”扁鹊捣鼓着手里的药草头也不抬地应了句。

“我是李太白,他是韩重言。我们终究也会在战场上见面的吧。”

“……”扁鹊不知道该怎么答,“你是想让我跟在你后面看着你被他打成狗样然后求着我把你奶回来再继续怼回去么......”

“唔......也可以啊!”

“……”

[5]
李白输了。

韩信不费吹灰之力就赢了李白。

李白也不记得这是第几次败了。自从这个红发高马尾男人出现在王者峡谷,他李白之前的传奇五杀就消失了。不仅大龙小龙被偷,小迷妹也被跟着拐走了!

李白有些不甘心地目光灼灼地看向韩信。

“我要走了,这应该是最后一次陪你打了。”韩信扶起李白。轻声道,他的声音还带着一丝颤抖。

李白愣了愣,一抹苦笑浮在脸上。可我,还没打败你啊。

“我要去继续寻找我的君主了。缘见。”

[6]
眼前不是熟悉的家,而是,秦越人那个庸医的屋子......

“噢我的头......”李白捂着似乎要爆炸的头,又揉了揉惺忪的眸子,环顾着四周。 “唔,他醒了。”

恩?

“总算醒了啊......”

等等,除了秦越人...还有一个人.......

韩重言!

李白呆呆地看着门口那个红发高马尾男人。

“酒喝太多还没回到家就倒下了我就发发善心把你送过来咯。”韩信怂怂肩。

李白捂着头痛欲裂的脑袋,跌跌撞撞地走下病床。

韩信伸出手想扶他一把,谁料李白伸手推开他,直接走到屋外。 “李某只是酒喝多了还不至于要当个病人。”

韩信眉毛下挑似乎有些不满李白的语气。接着打趣道:“是是是。不过好久没见,你竟然多了对狐耳......你究竟做了什么啊......”

李白宁可让扁鹊黑他几句,最不想的就是让韩信调侃他的狐耳,实在是太丢脸了啊......

“行了,既然小狐狸醒了那我就先回去咯。”

回去?对啊,他找到了他的君主,自然是要回去的。李白自嘲地看了看自己。

李白望着那渐渐在视野中消散的身影,转身回到屋内坐在地上靠着墙壁。眼神黯淡地低着头看着底面,幽幽道:“越人,有酒么......”

“你酒醒了没啊......这是不是在耍酒疯啊......”扁鹊没好气地说道,“要喝也回你自己家去。”

李白颓然地看着地面。 李白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会突然有狐耳了......

因为那个人,最喜欢狐狸了啊......

[7]
韩信竟然也有被人伤到的时候。对面五个人全追着他打,刚刚为了保护一旁的君主替君主扛了伤害不然也不会到残血这个地步。

他是我的君主,我自然要保护他的。

现在得把他们引走,他们至始至终要杀的就是他韩信。

韩信索性不跑了直接坐在草丛里,能找到君主和遇见那个人,已经很满足了呢。

“啧,可真是垃圾!”

韩信有些惊愕地看着一个有狐狸耳朵的人闪过挡在他身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那五个追杀韩信的敌人,手中利剑锋芒毕露,利剑刺穿敌人胸膛,反手一个收剑再往身后挥去正巧将一个在一旁偷偷袭击韩信的人击杀。

眼神冷冷撇过剩下3个残血之人。 剩下那三个人面面相觑一副“卧槽怎么突然多了个大佬”的表情便转身就逃。

“你......”韩信的话哽住,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是该说句“谢谢了”还是夸一句“很6哦”?

韩信还没开口李白先开口了。

“没想到你也有被追着打的时候啊哈哈哈哈哈!”

韩信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好想揍李白哦。

“这次是我带你去疗伤咯?”李白蹲下身子,韩信笑看他,把手臂撘在李白的肩上。

“有劳了。”

[8]
“震惊!李白大人竟凭空多出一对狐耳!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欸欸你还不知道吗?李白大人的狐耳昨夜又不见了。”

“什么!那么可爱的狐耳我还没来得及去看眼啊!”

“就算狐耳还在估计你也看不到的......”

“噫为什么啊?”

“那位韩重言大人怎么会让你去看啊。”

[9]

“喂,狐狸,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生一窝小狐崽啊?”

“滚啊你!凭什么我生?你怎么不先给我弄出一窝小白龙来!”

“原来你想先要小白龙啊!”

“……”

/啊啊啊啊超爱我信白啊啊啊!
/第一次写文 望喜欢 比心
/by锦潇
梗来自一个太太,太太的梗太棒啦!w
以下为原梗
#暗恋者兽化设定#
当暗恋者有了暗恋的人之后便会轻微兽化长出被暗恋者最喜欢的动物的耳朵和尾巴,同时性格变的温顺散发出一种动物信息素吸引被暗恋者。兽化时间为期30天,暗恋者需要在这30天内让对方爱上自己。30天内若被暗恋者被吸引并爱上暗恋者,则暗恋者兽化慢慢消失。若30天内被暗恋者没有爱上暗恋者,暗恋者将会完全兽化,变的残暴同时失去人的理性并亲自用自己兽化的牙齿和爪子杀死自己暗恋的人。被暗恋者死亡后暗恋者兽化将当场解除,看到自己所做的一切和地上最爱的人的尸体。
太太qq630988417

评论 ( 9 )
热度 ( 46 )

© 锦瑟潇潇 | Powered by LOFTER